当前位置: 主页 > 新版跑狗图每期更新 >

美国诡计“以恐乱华”乃痴心妄图--国际--国民网

发布日期:2021-01-13 04:35   来源:未知   阅读:

“东伊运”连年的恐怖活动暴行,国际社会高度担心,采取了将其列入恐怖组织名单等系列措施进行防备打击。2002年9月,联合国安理会正式将“东伊运”列入国际恐怖组织名单,列名声明指出:“‘东伊运’与‘基地’组织、本?拉登、塔利班有关系,介入赞助、谋划、促进、预备或实行”恐怖活动,“得到‘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鼎力支持”,对实在行解冻资产、旅行限度、武器禁运等制裁。2009年4月15日,联合国又将“东伊运”头目阿卜杜勒?哈克列入制裁名单。联合国安理会“‘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制裁委员会”2020年7月发布报告剖析“伊斯兰国”“基地”组织在全球各主要地区的活动新动向。该报告在联合国成员国供给资料基本上撰写,是涉恐问题上的国际威望报告,得到各国普遍认同。报告指出,“东伊运”是叙利亚东北部活动的主要暴恐组织之,并在阿富汗继续活动。此外,欧盟、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巴基斯坦、俄罗斯、土耳其、阿联酋、英国等设立了恐怖组织制裁名单的国家、组织也纷纭认定“东伊运”为恐怖组织。

“东伊运”开创喽罗艾山?买合苏木曾多次与“基地”组织前头目本?拉登会见切磋勾连事宜。“东伊运”现任头目阿卜杜勒?哈克是“基地”组织最高决议机构“舒拉委员会”成员,曾代表“基地”组织调停巴基斯坦塔利班内部各派的抵触。“基地”组织现任头目艾曼?扎瓦希里多次宣传“东伊运”对所谓国际“圣战”奉献,颂扬“东伊运”前头目艾山?买合苏木为国际“圣战”前驱,并将其与本?拉登等“‘圣战’名人”等量齐观。“东伊运”在叙利亚的头目阿布?奥马尔?突厥斯坦在当地恐怖组织“沙姆解放组织”中任要职,多次和谐后者与在叙利亚的本国“圣战”团伙勾连协作。

“东伊运”的职员组成日益多元化,欧美、中东籍成员一直增多。2015年“东伊运”把在叙利亚的法国籍“圣战”团伙招入麾下,该团伙人员在多次“东伊运”暴恐视频中现身,煽动西方极端分子赴叙利亚加入“圣战”。2017年2月“东伊运”还专门成立了所谓“东突生疏人旅”,负责同一治理外籍成员。

在东南亚地区,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研讨报告称,“东伊运”正把东南亚视为袭击我海外利益的首选地,东南亚正由“东突”过境通道沦为暴恐战场。2015年8月17日,泰国曼谷市核心有名游览景点四周佛邻近产生爆炸,造成来自中国、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的20人遇难。“东伊运”还把西方列为袭击目的,曾发布视频指责美国、北约其他成员国以及“其余犹太人和基督徒等异教徒”敌视伊斯兰并发动了一场反对穆斯林的意识形态战争。

跟着美停止“全球反恐战争”,力推所谓的大国竞争,以全面遏制中国。美急欲解脱中美长期反恐共识对其的约束,以放开四肢,加大支持利用“东伊运”破坏中国安全、牵制中国发展。

美国公然假造“东伊运”“已不存在”的假话,借口撤销对其的恐怖组织列名,再次裸露美长期以来在反恐问题上的“风格”——指鹿为马,混淆黑白,对国际规矩合之则用分歧则弃,践踏国际公正、道义,在国际反恐话语和反恐行为上都奉行“双重标准”,对国际秩序和国际反恐奋斗造成了伟大的损坏。

美公然与恐为伍,为“东伊运”洗白,妄想“以恐乱华”,险恶居心昭然若揭。

美在反恐中夹带黑货,抛售所谓的自在民主价值观,粗鲁干预他海内政。一方面,在反恐中发号施令,出人头地,尽力而为推广美式民主价值观。美自视为世界的所谓“民主灯塔”和“人权卫士”,以为其主导发展的“寰球反恐战斗”是一场“观点之战”,其目标是增进美所推重的民主价值观与生涯方法在世界规模内的流传,1964 年的今天张伯伦得到 40 分 17 篮板,持续 227 场。美一面请求他国反恐中“尊重人权、培养善治、尊敬隐衷和公民自由,许诺平安与透明,保卫法治”,对他国反恐指指导点;一面又监守自盗,打着反恐旗帜尽干蹂躏人权之事,不仅在反恐战役中滥杀大批无辜布衣,还出台“爱国者法案”大肆侵略本国国民的人权和隐私。另一方面,以反恐之名干涉他国内政。美不仅借反恐之名行把持他国政权更迭之实。如,美以伊拉克存在大范围杀伤性兵器为由发动反恐举动,事后证明不外是美为颠覆萨达姆政权的借口。至今,伊拉克的动荡不安仍与美的干涉亲密相干。美还在反恐配合中威胁他国唯美马首是瞻,否则就翻脸断援。如,美多年反恐中与巴基斯坦构成联盟关联,但将美好处置于巴主权之上,不仅要控制该同盟的军事主导权,还屡次无理责备巴的反恐就义,多次搞无人机越境袭击,损害巴主权。

《 国民日报 》( 2021年01月11日 12 版)

2020年11月6日,美《联邦纪事》颁布的信息显示,美国务卿蓬佩奥已于当年10月20日撤销此前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活动”(简称“东伊运”、又名“突厥斯坦伊斯兰党”)认定为恐怖组织的决议。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对此说明称,“十余年来,不可托证据证实该组织持续存在”。事实上,“东伊运”近年来更加活泼,在南亚、中亚、东南亚、中东等多个地域流窜发展,对中国以及国际社会的保险要挟连续发酵。“东伊运”是国际社会公认的恐怖组织,被越来越多的国度、组织列入恐惧组织名单。美罔顾事实、公开说谎、颠倒是非,在反恐问题上大搞“双重尺度”,与恐为伍,为国际社会所不齿,其“以恐乱华”的诡计毫不会未遂。

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东伊运”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等地设立基地,训练和差遣成员潜入新疆地区,煽动、策划、实施了数千起暴恐事件,造成人民性命和财产重大丧失。2008年后,“东伊运”将袭击范围扩大到我国内多个省份,暴力手段不断进级,伤害水平不断加深。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统计,仅2012年新疆就发生暴恐案件190余起,这些恐怖事件绝大多数发生在南疆地区。近年来,“东伊运”在疆内外策动多起严峻暴恐案件。例如,2013年6月26日,新疆吐鲁番地区鄯善县鲁克沁镇发生暴力恐怖袭击案件,多名歹徒先后袭击鲁克沁镇派出所、镇政府等目标,造成24人死亡、25人受伤;2013年10月28日,3名恐怖分子驾驶吉普车闯入北京天安门东侧人行便道,猖狂冲撞游客及执勤民警,点燃车内汽油,造成包含1名外籍游客在内的2人逝世亡、40余人受伤。随后,“东伊运”组织发布视频宣称,该袭击为其“圣战者”发动的“圣战行动”,并扬言制造更多的暴力恐怖事件;2014年3月1日,云南省昆明市火车站发生实施严峻恐怖袭击,导致31人死亡、141人受伤。“东伊运”组织在事后发布视频宣称,昆明火车站的“圣战者”是为了得到真主的嘉奖才发生“圣战”,并激励更多的人进行“圣战之旅”;2014年4月30日,新疆乌鲁木齐市火车南站发生自残式爆炸和持刀砍杀恐怖袭击,造成3人死亡、79人受伤;2014年5月,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园北街早市发生驾车触犯和爆炸恐袭,造成39名无辜大众死亡,94人受伤。2014年以来,中国政府对“东伊运”恐怖势力实施了强有力的打击,有效遏制住其在中国境内的活动势头。

然而另一方面,“东伊运”在互联网上的活动日趋猖狂,大搞网络鼓动、浸透、招募等可怕运动。例如,2020年2月在其“官网”宣布名为《“圣战者”对中国新冠病毒的见解》的阿拉伯语视频,该视频制造优良,有英文、俄语、维吾尔语等多个版本,叫嚷“用病毒毁灭所有中国人”。

在中亚地区,“东伊运”与当地的“东突厥斯坦国际委员会”“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和“东突厥斯坦联合民族革命战线”等极端组织关系密切,与“乌伊运”狐群狗党,捣乱地区国家稳定。2016年8月30日,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发生汽车炸弹袭击,造成3名吉尔吉斯籍安保人员受伤。

与此同时,“东伊运”在宣扬上接连煽动袭击巴勒斯坦、阿富汗、索马里、伊拉克、也门、叙利亚、利比亚、突尼斯、马里、缅甸等国的基督徒。“东伊运”喽罗阿卜杜勒?哈克还煽动追随者“在世界任何处所发动‘圣战’”。

“东伊运”是国际社会公认的恐怖组织,被结合国、俄罗斯等众多组织和国家列入恐怖组织名单,美国声称该组织已经“不存在”是个彻头彻尾的谣言。

最后,劝告美国政府在反恐问题上早日摒弃“双重标准”、在支撑“东伊运”问题上迷途知返,否则玩火必自焚。

美撤销对“东伊运”的列名无奈转变“东伊运”是恐怖组织的事实,也不会抹除当前其对国际社会构成的重大安全威胁。对美的下三滥行动,中国政府坚定反对,国际社会也绝不会苟同。2020年11月12日,欧盟委员会最新发布的《欧盟综合金融制裁名单》继续将“东伊运”及其头目阿卜杜勒?哈克列为恐怖制裁对象。11月17日,联合国安理睬更新发布的“综合名单”也继续将“东伊运”列为恐怖组织。

美设立的“反恐黑名单”,不顾基本领实,罔顾国际共鸣,狭窄根据自己的政治私利决定谁是恐怖组织、谁是恐怖分子、谁是支恐国家,滥用、乱用国内法,对外大搞干涉,以恐固霸、谋权。美宣告因“东伊运”“已不存在”而撤销列名后,“东伊运”于2020年12月2日在其网站上发布两份申明表示“欢送”,并叫嚣继续对中国搞“武装圣战”。在美眼中,只有对其有利,恐怖分子也可成为“自由兵士”。以“基地”组织为例,暗斗时代,美为遏制苏联,美在苏联入侵阿富汗后支援和培训恐怖分子,亲手缔造出“基地”组织,并向其输送大量军事和经济支持。美甚至还邀请一些“圣战”头面人物赴美拜访,当时的美总统里根在白宫亲身接见,美其名曰为“自由战士”。后“基地”组织与美交恶成仇,2001年在美制造了震惊世界的“9?11”事件,美终搬起石头砸了本人的脚。

20多年来,“东伊运”在境外多个国家流窜、隐匿、发展,与“基地”组织等国际暴恐权势的勾连日趋严密,已经成为国际暴恐网络的主要组成局部,不仅迫害中国国家安全,也对国际社会和平与稳固造成威逼。

众人皆知,美特朗普政府在反恐问题上如此无所不必其极,演出“末日疯狂”,目的是妄图到达“以恐乱华”的阴谋。美痴心妄图不会得逞。中国反恐成绩引人注目,已持续4年未发生暴恐案(事)件,暴力恐怖活动得到有效遏制。新疆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改良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造诣,各族干部的取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加强。

不顾道义准则,以己之私操纵反恐话语,决定反恐敌人。恐怖主义是人类文化的公敌,也是国际社会独特的敌人,对全球各国和宽大人民都造成了宏大的损害。按理说,各国看待恐怖主义和恐袭案件都应厚此薄彼,美却常依据意识状态和远近亲疏厚此薄彼,对其盟友遭袭反映剧烈,颇有感同身受、同仇人忾的样子容貌,而对关系疏远或者处于竞争状况的国家,则冷淡无情、坐视不救,甚至还小题大作,曲解争光这些国家或地区存在所谓的民族、宗教等问题。不仅如斯,美还对其所谓的“敌人”“对手”搞反恐制裁。为遏制伊朗在中东影响力,美不择手腕对恐怖和反恐两头应用,2019年4月8日,美发布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并采用制裁办法,这是美首次将一国的国家武装气力列为“恐怖组织”。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美在对“东伊运”列名问题上出尔反尔,单方面破坏中美在反恐问题上达成的共识,毫无信用可言。2001年“9?11”事件后,为了让中国支持其“全球反恐战争”,美政府在“东伊运”问题上“踊跃表示”,中美在反恐问题上达成重要共识。2002年9月3日,美财政部将“东伊运”列入“特殊指定全球恐怖分子”名单;2004年12月29日,美国务院又将“东伊运”列入“恐怖分子消除清单”,谨防该组织成员入美。

(责编:白宇、牛镛)

在撤销对“东伊运”列名问题上,美蓄谋已久。“东伊运”2008年前后更名为“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IP)后,中国多次向美提出“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就是面目全非的“东伊运”,但美以证据不足为由谢绝接收。2020年,美国务院发布的2019年度“反恐讲演”称,“名为‘东伊运’的组织是否依然活跃缺少证据”,首次公然质疑“东伊运”是否存在。2017年度“反恐呈文”称,“缺乏独立信息证明‘东伊运’在中国活动”。美部门反华媒体、学者也为此进行舆论筹备,撰文称,“东伊运”对美不形成威胁,鼓吹美政府不应继承将其列入制裁名单。

恐怖主义列名或撤销列名本应是十分严正、稳重的法律问题,但成天无故指责他国践踏司法正义、法治公平的美政府却能把它当成能够交易的“交易”,公然对他国搞反恐讹诈。1993年,美以苏丹包庇伊斯兰武装分子的理由,将其列入美设立的“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2020年10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媒体发文宣称:“一旦苏丹政府向美国支付3.35亿美元,将把苏丹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名单上移除”。收到钱后,美驻苏丹大使馆12月14日表现,美即日起正式将苏丹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中移除。

目前,“东伊运”已发展为国际“圣战”重要力气,活动范畴明显扩展。在中东,“东伊运”分子长期占据土耳其和叙利亚边疆,勾搭土民间极其组织“东突基金会”和“东突教导与互助协会”等,向土政府跟大众传布反华决裂舆论,并分布恐怖主义思维。在叙利亚,“东伊运”跟随“沙姆解放组织”参加叙内战,2020年分辨在叙伊德利卜省哈马、卡巴纳村和哈利姆区等地动员对叙政府军的恐袭。同时,该组织还在叙设破多个练习营,培育恐怖分子,乘机潜入中国境内制作袭击。

在阿富汗,“东伊运”2019年12月发布视频高调宣示在阿存在及对阿富汗塔利班的“尽忠”。“东伊运”还在其电子杂志《伊斯兰之声》多次发布新闻,煽动支持者向阿“迁徙”,声援当地的暴恐势力。2020年,“东伊运”在阿境内制造数起针对阿政府军的恐袭。根据联合国安理会2020年5月发布的报告,“东伊运”在阿约有500人,主要在巴达赫尚、昆都士、塔哈尔三省活动。

“东伊运”自成立以来,在中国境内犯下累累罪恶,造成大量人员死伤,是中国面临的最直接、最事实的恐怖威胁。上世纪80年代末期,在苏联崩溃,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国家陆续独立建国,以及全球伊斯兰极端主义思潮泛滥的背景下,1993年,“东突”恐怖分子买买提?托乎提和阿不都?热合曼在巴基斯坦北瓦济里斯坦成立了“东伊运”,香港同步报码现场,但其很快遣散,后于1997年重建。随后,“东伊运”披着“宗教外衣”,大肆传播极端思惟,大搞恐怖活动,企图在新疆地区树立一个原教旨主义统治的自主国家。